牛根生正式出山!这次公开露面,他的新身份是……

腾博会国际娱乐 http://www.kinya1979.com  2017/8/4 9:45:34 作者: 编缉:张月荣

8 月 1 日,西藏水资源正式启动与和合之佳的战略合作。值得关注的是,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蒙牛”)创始人、老牛基金会创始人、名誉会长牛根生正式出任西藏水资源首席战略顾问。

牛根生出山的预兆

从去年开始,牛根生就几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内:

 

1、获任蒙牛战略及发展委员会成员

 

2016 年 9 月,蒙牛发布“董事及总裁变更”的报告,报告中指出:“牛根生先生获委任为战略及发展委员会成员。”何为“战略及发展委员会成员”?据了解,其主要职责即对公司长期发展战略和重大投资决策进行研究并提出建议。此前,前总裁孙伊萍曾唯一出任的是蒙牛的“战略及发展委员会”,由此可见,其地位之重要。

 

对此,人们不由得猜测蒙牛有意让当年老将“重新复出管理层面”,“至少在经营战略上还要听听老牛的意见”。但对于此事,牛根生从未公开露面。

 

2、拜访比尔盖茨,继续投身慈善

 

2017 年 5 月,牛根生带着儿子牛奔拜访比尔·盖茨,进一步投身慈善事业。牛根生曾表示,“我曾取笑过这种说法,‘富不过三代,第一代创业,第二代守业,第三代败家’,我把这三代人做的事全做了。50 岁后,到了我做贡献的时候。”二十年后,牛根生希望大家认得他是一个慈善家而不是商人。

 

看好西藏水资源,称其是中国水的冠军

近两年,牛根生“回归”的传说不绝于耳,当然这也只是传说。但此次,令人惊讶的是,牛根生公开露面,担任西藏水资源首席战略顾问。这不禁让我们疑惑,西藏水资源在快消行业到底实力如何?

以高端矿泉水被人们所熟知的西藏 5100 在 2016 年 2 月份由西藏 5100 水资源控股有限公司更改为西藏水资源有限公司,而西藏 5100 也因 2015 年终止停供中铁快运,成为行业广泛关注的热点。 

 

西藏水资源去年营收 8.68 亿,主要由水业务和啤酒业务组成。其中水业务是其核心业务,包含 5100 冰川水、格桑泉及易捷‧卓玛泉三款水品牌。

 

牛根生此次亮相就评价道:“ 5100 这水从一出生就是中国水的冠军!”这是对该瓶装水极大的评价。据了解,西藏 5100 水源来自西藏念青唐古拉山脉海拔 5100 米的原始冰川水源地,含有锂、锶、偏硅酸等丰富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是优质复合型矿泉水。产品三个规格为:330 ml / 7.9元、500 ml / 9.9元、1.5L / 19.9 元。从价格及水源来看可以说是瓶装水中的高端品牌。


2016 年,通过战略合作伙伴,以及包括超市、便利店、酒店、电影院线、机场、电商平台、餐饮和健康娱乐店点在内的零售渠道,水产品已经在中国大陆和香港销售。目前,水产品的地域范围已经覆盖了 108 个城市,经销商和零售销售网点的数目已经分别达到 249 个和 9776 家。

 

有业内人士表示,同为快消运营思路,此次牛根生高调入局,或将西藏水资源战略格局继续做大。而这也让其他瓶装水企业面临强劲儿对手。

牛根生的乳业前半生

1999 年,从伊利离开的牛根生正式注册成立蒙牛乳业;

2004 年,蒙牛集团在香港主板成功挂牌上市;

2006 年,牛根生辞去蒙牛集团总裁职务;

2011 年,牛根生辞任董事会主席一职。

1999 年,从伊利离开的牛根生正式注册成立蒙牛乳业,注册资本金 100 万元。资金的来源,基本上都是牛根生和他妻子卖伊利股票的钱。

 

当时,牛根生在呼和浩特的一个居民区里租了一间小平房作为办公室,一共只有 53 平米,月租金 200 多元。蒙牛乳业成立的时候,仅仅在内蒙,以伊利为首的乳品企业就有数百家。和蒙牛乳业同在呼和浩特市的伊利集团那个时候已经上市多年,有完整的冰品、液态奶和奶粉生产销售体系,当年的纯利润达到八千多万元。而 1999 年蒙牛乳业刚创业的时候,没有奶源,没有厂房,没有市场,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但是,牛根生有人。牛根生号召力极强,凭借多年工作积累的人脉和资源,很多以前老部下都来投奔,总计有几百人,无怨无悔跟他从零开始打江山。但是在乳业江湖的利益格局基本形成的时候,蒙牛乳业的生存空间饱受挤压,或明或暗的算计来自各个角落。

为了谋求快速壮大的机会,牛根生想到了借力资本高手。2002 年 6 月,摩根士丹利、鼎晖投资、英联投资三家国际机构入股蒙牛乳业。有了资金支持的蒙牛乳业就像插上了翅膀,在竞争对手的枪林弹雨中,蒙牛乳业迅速成长,从 2001 年到 2004 年,蒙牛乳业销售收入从 7.24 亿元、16.68 亿元和 40.715 亿元人民币跃升至 72.138 亿元。2004 年牛根生进入《福布斯》的富人排行榜,当时身家 1.35 亿元,蒙牛也一度超越伊利成为行业老大。

2008 年,全国集中爆发“三聚氰胺”事件,牛根生和蒙牛成为了舆论的众矢之的。那一刻起,他深刻地认识到,要想拯救蒙牛,以自己为首的“老蒙牛系”必须隐退。

随后,牛根生泪洒“万言书”,为蒙牛集聚了巨额救助资金,最后更是力拉中粮,搭上了国企这艘大船,挽救了蒙牛即将断裂的资金链,将自己亲手建立的乳业帝国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中粮成为蒙牛大股东,入驻董事会。以牛根生为首的一大批“老蒙牛系”元老相继离职,管理层完成大换血,孙伊萍上位,“新蒙牛系”正式接管。

现在看来以上或许是牛根生在乳业的前半生。而卖水作为一个全新的挑战,这或许将开启他后半生另一番精彩。

来源:新乳业